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资讯中心 >

这家“全球爆款美妆”连锁店被供应商告了!

作者:beat365亚洲官网    更新时间:2021-04-04 04:06

  2016年成立,总部位于湖南长沙主打“全球爆款美妆”的知名连锁店SNSUKI在即将迎来五周年之际,却陷入了债务和合同纠纷的泥潭。

  近日,青眼独家获悉,SNSUKI于3月24日在长沙召开了一场约40人参与的合作伙伴沟通会(下称324沟通会),SNSUKI创始人姚向东现场披露了SNSUKI目前的负债情况,同时公布了债转股和计划上市的“解决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沟通会的同一天,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SNSUKI母公司)与它的合作伙伴杭州娜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一审开庭,受理法院为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SNSUKI诞生于长沙。至2019年底,SNSUKI美妆连锁遍布湖南、湖北、江西、广东、广西、浙江、江苏、贵州、重庆等省市自治区。曾有报道称,“SNSUKI创造了最懂90后的新零售模式。”

  公开资料显示,SNSUKI的加盟店采用联营的模式,即加盟商只投资而不参与店铺经营。SNSUKI招商资料显示,加盟商负责投资,并按月收取分红,公司负责店铺选址、经营、人员招聘等。

  此前,有文章称“SNSUKI全球爆款美妆集成店单店投入仅在30万-35万。而mini社区美护中心店投入更低,仅在10万-20万,据估算,开业当月就能收回投资成本,可实现加盟利润托底,保障不亏本。”

  据两位参加324沟通会的首批加盟商透露:“目前已经关了一家店,欠款大概有几十万。”两位加盟商进一步介绍,他们一起投资了约一百万开了3家SNSUKI店,刚开始SNSUKI公司都能够按时打款,后来就开始出现欠款的情况,“疫情对这种实体零售打击应该是很大的。”

  “现在是上船容易下船难了。”另一位加盟商表示,他是第二批SNSUKI店铺投资者,但情况和上述两位SNSUKI合作伙伴情况并无差异,“刚开始都是能够正常收到钱,后来累计欠款大概有几十万。”

  不过,上述加盟商也认为,“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事。相较传统的美妆零售店,目前SNSUKI店铺有存在的价值,以前步子迈得有点大,现在慢慢搞,只要供应商和加盟商不去挤兑和有资金进来,项目也许又能够盘活。”

  “我必须得说实线沟通会参会人士提供的现场资料显示,姚向东称“2019年门店扩张到130家时,公司就已感受到巨大压力。到2020年上半年零售业受疫情重创,租金和人员工资扛不住时就关掉了40多家店。到5月份时,就出现了合作伙伴的挤兑现象。”而造成这个局面,“既有公司运营管理层面的原因,也有受到疫情影响的缘故。”

  据了解,324沟通会上姚向东不仅公布了债转股方案以及上市计划,还公布了新的规划,包括成立一家包含大数据运营中心、产品研发中心、供应链中心、人力资源中心的投资公司,下辖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湖南花匙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湖南爆裂新鲜科技有限公司、湖南霓虹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这四家公司分别对应项目为SNSUKI、花匙、BOOM!FRESH!、霓虹院。

  值得一提的是,在姚向东的新规划中,SNSUKI保持原有定位不变,计划今年将店铺数量达到300家。

  就在324沟通会的同一天,据企查查显示,杭州娜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诉SNSUKI母公司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已一审开庭,受理法院为浙江省杭州市江干区人民法院。据悉,杭州娜拉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系NALA娜拉美妆母公司,后者是一家为网商、实体店、微信生态等美妆店铺提供美妆产品的一站式采购服务平台。

  不止于此,企查查还显示,自然人曹建明诉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合同纠纷案也已定于2021年4月14日开庭审理,受理法院为湖南省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另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自2020年起,与SNSUKI母公司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关联的文书有5件。企查查则显示,与SNSUKI母公司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关联的司法案件条数有9条。据悉,涉事案件多与合同纠纷和买卖合同纠纷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一边是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遭新的企业或自然人起诉,另一边也有此前诉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的企业撤诉。例如,在上海赫奈实业有限公司诉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上海赫奈实业有限公司撤回了诉讼;同样,在上海勤益商场有限公司诉湖南奇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上海勤益商场有限公司也撤回了诉讼。

  不过,就青眼近日在长沙实地走访SNSUKI万家丽广场店、新世界百货店、解放西店这三家店来看,门店经营暂未出现异常。面积上看,万家丽广场店和新世界百货店大于解放西店。门头上看,三家店铺都采用统一的装饰风格,以黄、白、黑为店铺主色调。陈列上,新世界百货店采用四面环绕的开放式货架摆放,万家丽广场店和解放西店受限于面积,货架摆放和传统化妆店区别不大。三店都在店铺显眼位置摆放了“3月女神季”的活动招牌。据了解,活动期间,全场低至9.9元起。

  从品类上看,新世界百货店比万家丽广场店和解放西店要丰富得多,其中护肤、彩妆、面膜等全球爆款是SNSUKI着重打造的品类。三店内,既有迪奥、圣罗兰、贝德玛、蒂佳婷等来自欧美、日韩的品牌,也有橘朵、稚优泉、卞卡等国货潮流彩妆,及花匙、澄木之丘等自有品牌。同时,三店都设置有顾客皮肤护理区。价格区间上看,从三四十元到一千多元不等。据多位店员称,大牌的产品要好卖一些。“高峰时,一天销售在几千元到上万元不等。”

  “大部分以加盟为盈利模式的,都会出现资金周转问题。”一位行业资深零售人士并不赞同受到疫情影响的说法,去年很多店除了关门的时间以外,其它正常营业时间与同期相比还是增长的。在他看来,加盟初期都是烧钱做样板,然后再去吸引投资者加盟。那么,一旦商品结构和品类管理出现问题,就自然而然地会出现盈利障碍。“尤其是,加盟盈利模式不是从店本身产生,而是加盟数量,一旦加盟数量出现问题,就会出现资金周转问题。”

  另一位行业资深人士则表示,目前所谓的新业态,都只是在装修、陈列及推广方面做了一些改良。实际上,它们本质都还是一个零售店铺,这就必须依托货品的有效组织和规模获益。“某种意义上,这种类型店铺主要收益来自于供应商的货款了。它们可以通过供应商货款账期来带动拓店速度,然而,一旦开店速度和店销速度有一环跟不上,就会直接导致资金发生断裂。”

beat365亚洲官网
上一篇:商道 一条街开18家化妆品店 打败唐三彩的连锁竟     下一篇:唐三彩马拍卖价格已达20299万!